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正文

2万多印度留学生无法来华,医学专业最受冲击,有人考虑转去他国

2024-07-04 来源:博科教育

在三平方米的阳台上,29岁的印度孟买女孩潘迪(Pandey)通过上网课,度过了博士阶段第一学年的“留学时光”。

她用一个木质高椅凳当课桌,放上一台硕大的笔记本电脑。椅凳一侧夹着手机支架。潘迪扎起马尾辫,戴上黑框眼镜,穿着家居服,通过手机收看直播课程。

去年9月,潘迪被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国际教育研究院录取为博士生。如今,她迫切希望早点结束网课,赶在9月开学季前飞往北京,开启真正的留学生活。

阿西施在齐齐哈尔留学。

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超过2.3万名印度留学生暂时无法来华学习。今年6月,在中国的大学攻读医学专业的印度学生们致信印度总理莫迪,要求印度政府对此事进行干预,帮助他们重返大学。他们在信中写道:“过去17个月里,由于旅行和签证限制,我们被迫参加在线课程。但是,医学学习需要很多实践和团队合作,可我们却被禁止回到中国,我们每天都很痛苦。”

其他专业的印度留学生也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海报,组建小组讨论办法,分享与中国相关的最新政策动向。面对眼下这波席卷全球的德尔塔变异病毒,这些留学生不知道等待到何时才是个头。

上网课效果欠佳,怀念学校氛围

8月的孟买已经进入雨季。凌晨4点,天空还是一片漆黑,潘迪已经开始洗漱,准备上5点半(北京时间8点)的网课。

潘迪和25岁的妹妹、20岁的弟弟,以及父母一家5口生活在一起。她尽量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走向阳台,将阳台门关紧。隔着屏幕,她看到里一片明亮。为了不吵醒家人,她在课堂上很少发言。

北京教室

纳伦在家中上网课

这一年多,潘迪将卧室留给弟弟妹妹,自己在阳台“安营扎寨”。“4、5月正值孟买夏季,我家没有安装空调,在阳台上网课简直快被‘烤’死了。”她抱怨说。

在闷热、狭小的阳台上,潘迪特意摆放上三四个盆栽,偶尔有鸟儿停留在栅栏上。为了迅速进入学习状态,她每天还会沏上一杯中国茶。

潘迪所在的班级,也有来自巴基斯坦、越南、泰国、韩国、非洲以及欧美国家的学生。“凌晨时段上网课我是不开摄像头的,因为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她说,“我听说有的留学生由于跟中国的时差是完全颠倒的,无法在深夜上课,也就无法修到学分了。”

平日里潘迪还是孟买大学的一名中文老师。8点半结束网课后,她便立刻赶往大学,9点准时上课。“如果赶上北京时间下午2点的网课,正好撞上我的中文课。我会让学生自己先做翻译作业,在教室里同步用ipad听课。”

在清华大学就读国际关系专业的印度留学生纳伦(Naren),从去年3月起便在孟买的家中上网课。他于2019年12月底回国,原本计划在第二年春节后返校,没想到一晃已经快两年。

“目前我和弟弟住在一个房间。凌晨我会戴上耳机上网课,并且一言不发,以免打扰到弟弟。”他直言,“我的专业虽然不需要做实验,但也需要和老师、同学们交流和讨论。我怀念在清华校园随时可以交流学术的那种氛围。”

网课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网络不稳定。去年6月,印度以捍卫“领土完整性”的名义封禁了包括TikTok(海外版抖音)、微信、百度在内的59款中国手机应用程序(APP)。这直接导致印度留学生无法直接登录中国学校要求使用的课程直播软件。

潘迪与她的学生们

Top